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经典文章 > > 文章 当前位置: 经典文章 > 文章

爱情余音散尽,便终身不遇

时间:2020-04-21 17:42:33    点击: 134次    来源:微美文网    作者:微美文网 - 小 + 大

爱情余音散尽,便终身不遇

  当火车驶入这北方古城的时候,晨光初露。稳了稳因长途疲惫而倾于车窗的身体,我开始隔着玻璃审视这座尚未苏醒的城市。

  找到了一处偏僻的房子租了下来。院子里有一树樱花,恰逢春天,樱花盛放,铺满了一地洁白细软的花瓣。此情景,在这充满市侩尘嚣的市区里,叫我一眼便喜欢上。但更多的是有种熟悉充斥着某段回忆的暗示。

  搬进来的那天,阳光甚好,丝丝柳絮般温润的空气里散发着晴朗的气息,天空被清明时节的雨冲洗的泛白。院子里樱花作着凋落的姿态,状如飞雪般冷冽而又圣洁。

  由于房子是老建筑的缘故,内部极其陈旧,脱漆而粗糙的旧木地板上,落着一抹从锈迹斑驳的窗棂切下的一溜狭长的暖色。屋内略显潮湿,那久经岁月沧桑的墙壁上隐约生着苔藓,青涩的淡如裙边暗纹,不甚喜欢。

  隔壁楼上是个女生,听房东太太提起过还是个学生,很乖巧的女子。

  打理完屋子后出门,强烈的光线反差刺得我睁不开眼。天空依旧泛白,像我素白裙边的一尘不染,零星的几朵流云潺潺,向远方倾泻而去。邻居的那个女孩也走了出来,用手遮挡住强烈的光线,我看见她那纤细修长的手指,以及素净如雪的面孔。她转了过来,向着我笑了笑,一瞬间我被某种打动,如此一尘不染干净如栀子花般的笑容。我在她的身上找到了熟悉,看到了自己曾经也有过的纯净美好,我很礼貌的回应了她的笑。

  一来二往,我们渐渐熟悉。颜箐箐,待在这所城市的某座美院里,喜欢一个男孩几近痴迷,那个男孩送她了一条项链,上面刻着彼此的名字。她拿出来给我看,毫不遮掩的向我倾诉着她的幸福,我很认真的听着,恍惚之间,我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她拿给我一本画册,很精致的封面,带着淡淡薄荷香味,她告诉我里面全是属于男孩和她的所有,我一页页的翻着,听着女孩青涩而又甜蜜的叙述,我微微笑赞赏着他们的郎才女貌,女孩笑得更甜了,一个劲的叫我姐姐,满目温喜。

  翻完画册,我有些微微怔,恍惚间回到了尘埃落定前的悸动。

  岁,他闯进来我荒芜的世界,予我一世纠缠。

  彼时的我,身高垫底,还有些许微胖。更是一场埋进我年少,长达5年的暗恋,赐予我了无限的卑微。所有美好,于我都恍如梦境,不敢奢求,正如丑小鸭在变天鹅之前是没有权利飞翔的。

  高中的毕业晚会上,所有人都手足舞蹈的将往日的沉闷与庄重散于喧嚣,似乎都在发泄。被人群簇拥着的我,在唱完一首歌后,心里突然不安的忐忑。

  苏晟旭笔直的朝我走来,弯腰拾起我的手握在掌心,当时的我耳边浮现出自己清晰可见的心跳声,呼吸开始的急促,双眼来回徘徊在脚尖,无处安放。

  “汐汐,我喜欢你很久了……”

  我猛惊的抬头,看见了他秀气脸颊上憋满的通红。旁边有人拍手,接着有了掌声,喧闹了起来,开始有人喊‘接受吧’,跟着喊‘抱一下’,还有人拖着口音‘啵一下’。

  他将另一只手里的信封放进我的手心,霎时间不知所措的我慌乱的抽离出了双手,转身奔出人群。

  跑不动的时候,我靠着路边的香樟停了下来,双手捂面,竟禁不住哭了起来。随后,苏晟旭跟了上来,痴痴的站在我面前恍然无措。

  许久,“你不可能喜欢我的,我这么胖。”我哽咽道。

  “不,你很可爱。”他鼓足了劲。

  “因为我胖,你才说我可爱,胖子不漂亮的。”

  “不是,而且你唱歌很好听。”

  “不可能。”我的声音开始颤抖,转过身准备离开。

  “我喜欢你,不管你喜不喜欢你自己,我一直都喜欢你,为什么你连自己都不能喜欢?”身后的声音撕心裂肺,刺得我眼睛生疼,不禁溢出了泪水。

  我回过身,望着苏晟旭,挂着泪咧咧嘴,笑了。

  高中毕业,我恋爱了,和苏晟旭。当他说暗恋不算是恋爱的时候,我笑着凑在他耳边说“苏晟旭,你是我的初恋”。然后我们一起笑。

  和许多平凡的爱情一样,他予我温暖,赠我欢颜,我此生不换;他许我誓言,给我陪伴,说海枯石烂。不管是多么荒诞不切实际的话,尽管不可信,但我还是爱听,不仅爱且深信不疑。

  然而,年少的爱情总是如此一尘不染,单纯而又温暖,可直待绵长如河流般的时光淌过才发现,曾经的双手紧握里空无一物。与苏晟旭相爱整整5年后,我和这个我曾经一直以为能相爱相守,直到岁月斑驳,白发苍苍的男子断开了曾以为永远不断的联系。未曾有过再见,淡淡的分开,便了无音讯。

  如今的我,已不再是彼时的胖小汐,而如今的他也已不再是当年香樟树下向我说喜欢满脸通红的苏晟旭了。

  当生活许我们颠沛流离的时候,我们不得不低头躬身辗转前行,爱情也是一样。大学毕业我忙于我的工作,他忙于他的事业。

  彼此余音散尽。

  季末就入冬了,北方的冬天来的总是要早些的。虽未临深秋,但仍会感到些许寒意,院子里的树叶掉的很快,铺满一地细软。

上一篇:浮生若梦,你是永远的那抹暖

下一篇:容易破碎的十种婚姻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