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经典文章 > > 文章 当前位置: 经典文章 > 文章

封心锁忆,此情绵绵无绝期

时间:2020-04-21 17:47:24    点击: 84次    来源:微美文网    作者:微美文网 - 小 + 大

封心锁忆,此情绵绵无绝期

  烛火被阵阵刺骨的海风吹的明明灭灭,黑夜笼罩了海面,隐约看到海鸥低空飞过。她听到了海的声音,低沉暗哑,似是在呼唤,在等待…身后沙滩上蛋糕的蜡烛已经熄灭,翻涌的海浪打在脚面上一下又一下。那蔚蓝色海水的温度和他的心一样,好凉…脚踝、小腿骨、膝盖…它们被冰冷的海水一点点包围,它们在嘶喊在尖叫在挣扎,它们恐惧死亡。慢慢的拿下缠绕在脖子上的纱巾让它随风吹入海里,漂泊着没有方向没有目的地。亲爱的允生,生日快乐,我将用我的死亡为你庆生。清澈柔软的女生响彻了整个海域。

  文/阿暖。

  他来那年阿缦八岁,他十岁。在那之前她从没有见过他,只听妈妈经常说起,她有个哥哥,叫允生。

  她曾一度的期待着允生的到来,因为,她以为有了哥哥,就可以像麦丫一样被欺负了有人保护。

  可是,对于哥哥的美好幻想,在允生回来后全部粉碎了。她的哥哥允生,没有麦丫哥哥的黑皮肤结实的身体,没有男生该有的调皮捣蛋,他太安静。你们要知道,一个孩子太过乖巧优秀这是会让同龄孩子嫉妒的,允生因此被欺负了很久。而她,本该是被允生保护着的妹妹她,成了他的守护者。

  妈妈说:阿缦,允生吃了很多的苦,我们要好好待他,好好待他。

  她拿着碎花手帕的手久久的遮在眼睛上,看不到表情。自小她便知道自己的家庭是和别人不同的。从懂事起家里只有妈妈和她,没有爸爸没有其他亲戚,两个人相依为命,直到允生来。

  那个男人送他来的时候,妈妈让她叫他叔叔,她说那是允生的爸爸。阿缦不懂,允生是她的哥哥,那么他的爸爸为什么她要叫叔叔。还没来得及问出口,她就看到了从车里走出来的小小的允生。真的是小小的,小小的身体小小的脸,个子甚至没有她高,瘦小的和他的年龄完全不符。

  长大后偶然从母亲的谈论中才得知,在来之前的一年多的时间里他就得了厌食症。

  对于允生的印象,是在他同麦丫哥哥打了一架后得到改观的。在那之前,阿缦一直认为允生是个胆小鬼,每次被欺负都不知道还手,每次都是她替他解围。

  初春的夕阳挂在天上摇摇欲坠,微醺的光落在院子里的那颗不知名的树上散发淡淡的光晕。高高卷起了裤腿的小腿已经露出了血丝,他还是死死的咬住嘴唇不肯认错。麦丫的妈妈、麦丫的哥哥、还有麦丫,她家本就不大的院子,因为他们的到来显得更加拥挤了。

  你道不道歉。妈妈拿着树枝的手抖得不成样子,脸色气的发白,允生还是倔强的抬着头不说话。一下、两下。三下…细嫩的小腿皮肤已经红肿,他的腿脚打晃似乎就要摔倒,阿缦慌忙上前扶住了他,像老鸡护小鸡般紧紧的把他护在了身后。

  麦达,不要以为我不知道。是你先说允生是无父无母的孤儿他才动手打你的。只有你受伤吗。只有你疼吗。允生身上的伤该怎么办。不知道自己那时哪里来的勇气,竟能在双方大人的面前理直气壮的质问麦达。麦达是麦丫哥哥的名字,她从来都只叫他麦丫的哥哥,这是她第一次叫他麦达。他后退几步躲在他妈妈的身后,没了以往骄傲的模样,怯怯的看着阿缦看还有她身后的允生。

  妈妈,我们走吧。麦丫,陪她走过整个童年的好友,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扯了扯她哥哥的衣袖轻轻的对她妈妈说。不等他们离开,阿缦拉着允生跑出了那个小院子。不顾他受伤的小腿,拉着他一路跑到田间,倒在一大片油菜花田里大口大口的喘气。

  疼吗。那年她12岁,允生14。他叫她阿缦,她叫他允生。他说不疼。眼角残留的泪水被阳光照的一闪一闪,恍惚间她好像看到允生在笑。单纯,明媚,不染世俗,那是他该有的笑。很多年后,当允生变成一种陌生的模样后,最让阿缦心疼的就是年幼时看到的他那分不清是真实还是幻觉的笑。

  童年的日子是单纯而易逝的,好像一眨眼间她们便长成了大人。懂得了责任与承担。

  阿缦期许给自己很多美好的未来,有一天突然发现那些未来里都有允生。比如:和允生一起上高中,一起上大学,一起回家看望妈妈,一起…16年来,她的世界里只有允生,她的眼里只有允生,不知道何时起,她的心里也只有允生了。那时只有16岁,她不知道那样的感情是不是可以被称为爱情。

上一篇:水烟锁愁,一池清忧惹悲风

下一篇:灰烬余生,爱被轮回定格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