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经典文章 > > 文章 当前位置: 经典文章 > 文章

灰烬余生,爱被轮回定格

时间:2020-04-21 17:48:12    点击: 85次    来源:微美文网    作者:微美文网 - 小 + 大

灰烬余生,爱被轮回定格

  序:再见她,是在某个夏夜的炎热里,我带着儿子和妈妈广场纳凉嬉戏,周遭都是人声嘈杂,车水马龙。她就那样简单落寞地坐在广场的一角,或看或不看地融在深沉夜色中。看见我来,浅浅一笑,“你可真好!有家可回,有妈妈可叫!”

  【一】

  我是87年出生的女孩,虽然生在农村,家境也不富裕,但是爸爸妈妈、奶奶姐姐都对我疼爱有加!姐姐说,我是上帝派来的精灵,聪明可爱,人见人爱。我不信,其实我长得并不算漂亮。可姐姐赌咒发誓说,一定是,不然不会她吵着想要妹妹时就真有了妹妹,而且还这么乖巧懂事。呵呵,原来,我是天使!

  小镇的日子并不繁华,这儿的人们因为没有固定经济收入而大多选择外出打工,爸爸也不例外,好在离家不远,我每天傍晚依然可以看见他。那时,落日前的时光是我最开心的期盼,早早吃完晚饭,在妈妈外出小心的叮咛声中,拉上姐姐,在离家两里路的拱桥处等待放工归来的爸爸。

  “大丫头,小丫头!”

  每次爸爸看见我们都会远远地大叫,然后推着那部旧旧的独轮车加快脚步,深怕我们会等着急了。

  “爸爸,爸爸,等过了拱桥你再推我们吧!”

  “那可不行,你们是我的宝贝,爸爸就愿意推着宝贝回家!丫头们,不许啰嗦,听口令,123,上!”

  哈哈,哈哈,我们是宝贝喽!“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我和姐姐一个一边,在三人不成曲调的快乐中度过了童年。

  【二】

  六月的天就是贼热,火辣辣的太阳似乎不给人晒出油都誓不罢休,知了们更是在流汗如雨的正午拼命撕叫着。“这个鬼天气,还要不要让人活了!”我愤愤然地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妈妈摇着蒲扇打趣道,“小丫头,想反天呢!心静自然凉,你看姐姐不是睡得挺好吗?”

  那年我13岁,姐姐16,正上初三。都是大姑娘的我们了,可妈妈依然拿我们当小孩,夏日的午休每天都要给我们打扇。抗议过很多次了,无奈都是无疾而终,每次妈妈都说,傻姑娘们,心底偷着乐吧!等到你们以后真的长大成人离开家的时候,想要妈妈打扇就是梦想了。傻笑,有妈妈真好!

  “芳他妈,芳他妈,不好了,老方拆房时从三楼摔下来了!”炎热的午后宁静就这样被打破了,连同我们的简单幸福一起。

  等我们拖鞋跑剩一只狼狈不堪地赶到出事地点时,看见得只是一个血肉模糊被布包裹的死人。他不是爸爸,只是一个浑身是血,满面狰狞,没有呼吸的陌生人罢了。但是,那死后犹睁的双目却是那样的熟悉,他真真切切得就是爸爸,我们的爸爸啊!曾经,那双眼睛注视着我们出生、成长、嬉戏、哭闹,伴随着我们走过那么多开心的记忆,撑起过世上最温暖最坚强的依靠。而现在,它却被定格住了,里面除了写满惊恐、害怕,还有丝丝缕缕的不舍和牵挂。

  爸爸走了,尽管有那么多的眼泪,那么多的呼喊,那么多的撕心裂肺,他还是去了遥远的天堂,走得彻彻底底,干干净净,一同带去得还有我们的幸福。

  【三】

  “傻瓜,笑啊!大喜的日子你哭丧着脸干嘛?你应该高兴哦!”

  是吗?我是应该高兴吗?妈妈结婚了,新郎不再是我爸爸,我还能高兴得出来吗?

  看着热闹喧杂的酒席人群,听着旁边好心人的善意提醒,我只想逃,管它是哪,只要能让我逃之夭夭就行!

  孤儿寡母的日子是不好过的,更何况上有70岁的奶奶,下有尚未成年的我们,妈妈的身体还不好,艰辛可想而知。姐姐已经半年前就退学了,为得是让我能继续念书,现在镇上的缝纫店里当学徒。尽管如此,家里仍然是捉襟见肘,吃了上餐愁下餐,我也面临着随时失学的困境。

  于是,那个我称之为“叔叔”的男人就这样顺理成章地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

  【四】

  “他奶奶的,两年了,老子拼死拼活挣钱养你们,竟然还换不来一句好听的!”酒醉后的“叔叔”又在骂骂咧咧了,妈妈赶紧给我推搡出门外,叮嘱我去姐姐缝纫店避避风头。姐姐还没出师,因为晚上老是要加班,夜深不方便索性就住在了店里。

  可我不想去,哪也不想去,躲在门外靠近水井的墙角里,就在那傻傻坐着。两年了,我还是不能开口叫他爸,抑或是我爸已经在我心底生了根,抑或是他根本就不配。一个大男人,竟然嗜酒如命,发狂时非打即骂,清醒时又忏悔不已,我看不起他。其实,我更看不起自己,毕竟,是我太小太没能力,不能承担保护家人的重任。因此,只能这样想离不能离的怀恨着依靠着那个男人!

  我从不怕挨打,挨打时也从不叫疼,但是,我害怕妈妈挨打,我心疼,死疼死疼得那种!

上一篇:封心锁忆,此情绵绵无绝期

下一篇:幻城之梦,记忆中的两朵云

热门标签